厦门优眠医学中心

「有病才去做咨询」:15个对心理咨询的常见误解

01

顾问的工作不是给你建议。

他们不是来告诉你应该离婚还是辞职的。“顾问的真正工作是帮助你更好地了解自己,并改变你的思维方式、行为或你对世界的理解,”史密斯说。“咨询的过程不是给出好的建议。”

当然,他们可能会告诉你一些应对抑郁症、焦虑症或躁郁症等心理疾病的策略;但是当涉及到你的个人生活决策时,他们更像是一个推动者。霍维斯说:“你去咨询是真的想把自己的力量交给别人,还是想学会掌控自己的人生?”

02

辅导员也可能见辅导员。

霍维斯说,“我永远不会相信一个没有接受过心理咨询的心理咨询师。”根据这些专家的说法,大多数咨询师确实会接受咨询——也许不是所有时间,但至少在他们职业生涯的某个阶段。史密斯说,大多数心理学研究生项目甚至要求学生参加心理咨询。

03

大部分心理咨询师不会给你开药。

布夫卡说,这通常是精神病医生或家庭医生的工作,而不是心理学家或社会工作者的责任。如果你有兴趣尝试,你的咨询师当然可以和另一位医生一起帮助你接受药物治疗。

04

你不一定要被诊断为精神疾病才能去咨询。

一个常见的误解是:“你必须‘疯狂’才能得到咨询,”霍维斯说。“人们去咨询的原因很多,与疾病无关。而且如果真的有人因为心理疾病去咨询,也没什么好羞愧的。你会和专业人士交流,寻求帮助,就像你有其他疾病也需要寻求帮助一样。”

当人们在挣扎但没有筋疲力尽时,他们通常会对咨询感到犹豫,因为他们认为自己不需要咨询。布夫卡说,“但如果你感到停滞不前或不知所措,或者无法正常工作和生活,这就是你需要找人倾诉的迹象。”

05

你不会是和朋友聊天的顾问。

“首要原则是保密,”霍维斯说。“如果我和我的朋友或家人谈论我的访客,我很快就会被吊销执照。”然而,他们可能会与一小群信任的同事讨论特定的案例或更广泛的话题。

史密斯说:“我们小组每隔一周或每月开会一次,讨论疑难案件,并从同行那里获得反馈。但我们在讨论案情时,会隐藏身份等可识别信息。"

06

咨询师也不会在网上搜你。

史密斯说,“我认为这种行为在未经参观者允许的情况下,在某种程度上是越界的,这几乎违反了保密规定。”

咨询师更愿意和来访者谈论他们抛出的话题,而不是强迫他们解释周末发布在社交网站上的照片的意义。霍维斯说,“我不搜查我的来访者,因为我希望一切都发生在咨询室。”

07

除非你主动打招呼,否则咨询师可能不会在公共场合认出你。

约会在餐厅遇到他们,不用担心听到“嘿,很高兴看到你出来散步”。布夫卡说,普遍的共识是,咨询师不会在公共场合和你打招呼,除非来访者主动这么做。而且即使这样,他们也不会承认自己是你的顾问,除非你先说清楚。

所以,你可以毫无负担的随意和他们打招呼。你可以把他们介绍给别人当你的心理咨询师/瑜伽老师/邻居,也可以完全无视他们。这完全取决于你。如果担心,也可以提前和咨询师沟通。

08

仅仅获得咨询并不一定有帮助——你必须主动参与其中。

心理咨询不像看感冒发烧的医生。打针吃药就可以走了。这需要合作,而不是被动地坐着等待结果。霍维斯说,“访问者认为坐在那里咨询就能奏效,这令人失望。他们希望咨询师问很多问题,就像寻宝一样。”

但是如果来访者准备好并愿意谈论是什么让他们来到咨询室,他们的咨询目标是什么,这可以使整个过程更加协作和高效。

09

咨询不一定是长期的。

史密斯说,“有时,人们犹豫是否开始咨询,因为他们觉得& lsquo如果踏进咨询室,就要被卡十几年,一周要去三次。& rsquo这感觉像是一个巨大的决定。”但其实辅导的课程和频率是因人而异的。它可以是一次性的,几个月的课程,或者更长,这取决于你正在经历的和你想要达到的目标。

布夫卡说,前两次咨询时询问咨询者咨询方法是完全合理的。比如:咨询会是什么样的?我们要一起工作多久?咨询结束的标志是什么?

10

找咨询师的时候,“合适”是最重要的因素

“你可以找到世界上最好、最合格的顾问,但如果不合适,就不会那么有效,”斯密特说。研究表明,在所有不同的变量中,如治疗类型、咨询者的教育水平、治疗时间长度等。——影响协商成功的最大因素之一就是是否合适。"

这意味着适当的访问者会感到被倾听、被理解和被尊重。“治疗本身并不总是有趣或愉快的,”Bufka说。“但在这样的环境中,你应该感到安全,被接受,被倾听,有时还会受到挑战。”

11

咨询结束并不意味着你再也不能回来咨询了。

“作为一名心理咨询师,我希望最终他们会觉得自己的社会功能有所提升,无论是在人际关系、工作还是学习方面。”布夫卡说,“他们觉得自己是在努力实现自己的价值,而没有遭受他们所经历的症状。”

当然,生活在继续,事情在变化。仅仅因为你感觉好了几年,并不意味着你以后不需要帮助。“这并不意味着你永远不需要密集的咨询会议,就像你看家庭医生一样,”Bufka说。

12

如果你担心某件事可能不合适,比如拥抱顾问或询问他们的私生活,就直说吧。

不是每个咨询师都愿意拥抱他们的来访者,但是如果你真的觉得有必要,不要不好意思问。“游客应该可以自由地说任何话或问任何问题,”霍维斯说。“问问你自己是否有这样的想法,然后让治疗师决定他们是否会回答这个问题。尽量不要屏蔽或审查自己的想法。”

13

咨询师不是全知的。

“有时人们认为心理咨询师有一种特殊的能力,可以看到你的内心,但我们实际上不能,”布夫卡说。“我们接受过特定的训练,了解人是怎样的,人的行为和情绪是如何工作的,我们可以利用这些来了解一个人的具体情况。”但我们并不具备马上读懂人心思的超能力——这需要一个过程。"

14

成为顾问是一项艰苦的工作。

接待几个来访者,同时帮助病人度过特殊的创伤事件,这可能是一个相当令人生畏的职业。史密斯说:“显然,在日复一日连续几个小时听着艰难的故事后,很难有足够的精力在晚上花时间陪家人。这确实是一个挑战,但它肯定仍在控制之中。”

“我们是专业的保密人员,”霍维斯说。“一段时间后,这对我们会有一定的影响。因此,对我们来说,有知己和倾诉对象真的很重要。”

15

幸运的是,顾问也会发现他们做的事情非常值得。

“当咨询生效后,来访者将带着新的认识和新的做事方式走出咨询室,来访者将拥有它,这将伴随他的余生,”布夫卡说。

“我就是喜欢人,”史密斯说。“我喜欢结识人,就这么简单。我发现人们有无限的吸引力。”

霍维斯说,“每当我能看到一个人的成长过程发生时,我都很开心。”“我笑的时间比我想象的要多。”

—结尾—

标签:哲学故事,社会心理学

如果你感觉本文有用,可以点击此段文字或下方打赏按钮进入赞赏页面赞助我们,赞助费用将用于服务器开支及程序开发支出,同时享有优先解决问题的特殊权限,您的赞赏将保留在本站的“赞赏榜”中,再次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Thanks!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打赏 微信扫一扫微信扫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