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脑科学家告诉你:为什么青春期的孩子会让你抓狂!

孩子的青春期不可避免地会出现无法理解的行为,心理上排斥交往,自我孤立。我们既不哄也不骂。怎样才能在不伤害他们脆弱的心灵的情况下给予正确的引导?一位哈佛大学神经病学专业的妈妈从科学和经验的角度分享了自己的感受。

我的大儿子非常英俊。有一天,他去朋友家玩。当他回来时,他漂亮的红棕色头发被染成了黑色。

我心里一慌,但什么也没说。

"我还想做些高光,弄几缕红头发."他漫不经心地说。

现在我彻底无语了。这个年轻人真的是我的孩子吗?那一年,安德鲁15岁,在一所私立高中读十年级。

虽然我试图理解他的奇怪行为,但安德鲁在过去的一年里变化太大了,我都不认识他了。

作为一名科研工作者,我在哈佛医学院从事神经学研究,在波士顿儿童医院从事临床治疗。

我离婚了,独自抚养两个十几岁的儿子。因为工作的原因不能一直陪在孩子身边。感觉有点愧疚,决心做一个好妈妈。毕竟我一直在研究大脑发育,孩子的大脑和我的专业密切相关。

大儿子以前还挺让人放心的,现在决心要改变自己,变成一个我看不懂的孩子。我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

安德鲁现在的高中各方面都很前卫。他最好的朋友把头发染成蓝色,弄了个火箭推进式发型。

我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我知道,这个时候生他的气,只会让他感到矛盾,对谁都没有好处。至少他愿意告诉我他想做什么。我意识到这是一个介入的好机会,所以我抓住了它。

“与其让便宜的染发剂损伤头发,不如让我的理发师帮你挑染一下?”

安德鲁欣然同意。

我的发型师本人就是朋克摇滚迷,所以在突出安德鲁的时候很用心。这种染的效果太好了,我儿子的女朋友都想把头发染成那样。

儿子的成长经历并不顺利。现在回想起来,我意识到它颠覆了我对儿子的很多固有认识。安德鲁似乎被困在一个介于儿童和成人之间的发展阶段。

虽然他很难控制自己多变的情绪和冲动的行为,但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他都更像一个成年人而不是孩子。他不断寻找自己,尝试不同风格的衣服和发型,是这个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我是一个专门从事神经学研究的母亲,我认为我对孩子脑子里想的一切了如指掌。显然,我错了。

我甚至无法预测我孩子的头发会变成什么样!因此,作为一名母亲和科学家,我决心找出这些谜题的答案。

当时我工作中的研究对象主要是婴儿的大脑。我还负责一个实验室,其研究课题主要是癫痫和大脑发育。

突然,我发现了一个新的研究对象,就是我的两个儿子。

我的小儿子威尔只比安德鲁小两岁。不知道他再大几岁会怎么样。我觉得我没有做好准备。安德鲁几乎一夜之间变得像变了一个人。我相信他内心还是一个聪明懂事的孩子。

为了弄清其中的细节,我一头扎进了相关的研究文献中,希望这些知识能帮助我和我的孩子顺利度过这段不平静的发展时期。

我发现对青少年的脑科学研究是最近十年才逐渐被重视起来的。就在几年前,科学家在青少年脑科学研究上投入的资金和人力都比较少,自然研究成果也不多。

我们曾经误以为孩子进了幼儿园大脑就差不多完蛋了。所以这二十年来,很多家长都希望孩子的智力发展能赢在起跑线上。他们像小爱因斯坦一样买了很多智力开发工具,给孩子开了一个小厨房。

至于青少年的心智,大多数人认为应该和成年人很像,但几乎是不成熟的。

但这种观点是错误的。这是一个大错误。

社会上对青少年的大脑和行为有许多根深蒂固的误解:他们容易冲动和情绪化,因为他们体内有大量的荷尔蒙在涌动;他们叛逆不听话,因为他们想与众不同;

还有很多人认为人的聪明才智(以及偏文或偏理的倾向)在青春期就固定了,以后也不会改变。

这些理解都是错误的。青少年的大脑正处于一个非常特殊的发展阶段。无论是功能,大脑结构之间的连通性,还是具体的能力,成年人和青少年之间都有显著的差异。

但是大多数家长,至少是没有神经科学背景的家长,并不知道这些新的科学发现。很多家长和老师都被孩子搞糊涂了。他们和我一样,愤怒,迷茫,沮丧。

我最小的儿子16岁拿到了驾照。一天早上,他像往常一样开车离开了家。十五分钟后,我接到他的电话,“妈妈,我没事,但是我的车报废了。”

谢天谢地,他至少知道先给我打电话报平安,但脑海里车祸的景象还是把我吓出一身冷汗。

我挂了电话后,马上开车去学校,几辆警车闪着警灯停在学校门口。到底发生了什么?

原来,威尔开车进学校前,需要左转,穿过对面车道的车流。他以为能找到空缺口钻过去,不料一辆外表硬朗的皮卡车疾驰而来,司机是一个赶着上班的23岁建筑工人,为了让我这样的母亲不会急刹车给不守规矩的少年让路。

事故刚刚发生。

他到底在想什么?这个问题条件反射般地在我脑海中闪过。但我很快反应过来:天哪,我怎么又想出这个主意了?

当我冷静下来的时候,我意识到,关键不是他们的头脑已经具备了什么功能,而是他们还缺少什么功能。

青少年的大脑是巨大的人体器官,能产生巨大的刺激,学习能力相当惊人。然而,在今天的社交媒体和互联网环境中,青少年可能面临的风险也急剧增加。

我听说过许多青少年的疯狂行为。这些故事来自我的朋友、同事、父母和来听我讲座的年轻人。

一个女孩偷偷开着爸爸的摩托车出去兜风,然后撞到了路边的栅栏上;

为了寻求刺激,有的孩子打开伏特加的瓶盖,把瓶子对准眼睛,然后抬起脖子,把眼球浸入浓浓的伏特加中;

更有甚者,为了通过兼职工作的入学考试,一些吸食大麻的孩子竟然喝了稀释的漂白剂,以为这样就能消除尿液中的大麻。

无论是与儿童还是成人相比,青少年的大脑功能和大脑对外界的反应模式都是不同的,这与他们的冲动、不理智和固执行为有很大关系。

我们对青少年的了解是不完整的,这部分是因为我们向年轻人发出了矛盾的信号。

男生留胡子,女生胸部逐渐膨胀。成年人理所当然地认为,和成年人外貌相似的青少年也应该有和成年人一样的行为能力,所以把他们当成成年人也就顺理成章了。

但也有很多时候,我们还是把青少年当孩子,或者至少觉得他们没有成熟的成年人那么完全有能力。这就是我们发出矛盾信号的方式。

我养过两个儿子,这段亲身经历让我明白,青少年并不是外来物种,他们只是没有被完全了解。我下定决心正视问题,改进教育方法。

安德鲁刚进高中的时候还是很贪玩的。即使考试在即,他还是更加关注体育比赛和舞蹈,把课本和作业放在一边。作为一名科学家,我知道学习是一个不断积累、循序渐进的过程,所以你需要迎难而上,坚持不懈。

于是我拿起一堆纸,走进安德鲁的卧室。我打开他的课本,浏览了所有章节。我把一张纸对折,一面写下他需要解决的问题,另一面写下这个问题的答案。

安德鲁需要的只是一个榜样、一个模板和一个整洁的学习环境。这一举动成为我和他的转折点。安德鲁意识到,为了学习新知识,他需要坐下来,安静地阅读,做作业。他也意识到,躺在床上,把一堆东西摊在一边,不利于学习。

我有成熟的策划能力,但那时的安德鲁没有。

青少年学习能力很强,大脑适合掌握新知识。所以学习的方法和地点就变得很重要。每个家长都能给孩子创造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让孩子安心做作业。

如果一个孩子不得不改变他的外貌,即使你找不到合适的理发师来突出他的头发,你至少可以给他买一个安全的染发剂。青少年尝试这些无害的工具远比叛逆的青少年因为父母的反对而陷入更严重的麻烦要好。

请不要捡了芝麻丢了西瓜。青少年的健康成长离不开有益的尝试。

当面对他们时,我们不应该轻易地嘲笑他们,拒绝,否认和批评他们,而是应该全面地看待自己。

孩子会遇到很多问题。很多时候,他们只是迷茫,不够重视,忽略了身边一些事情的重要细节。

很多人认为青少年应该有能力,或者至少有能力控制自己令人讨厌的行为,认为他们故意心不在焉,不理会大人说的话。其实这些理解都是错误的。

要知道,孩子自己也会被自己的变化搞糊涂,搞不清楚自己头骨里那个皱巴巴的重要器官是怎么工作的。只是孩子不会把这些烦恼告诉大人。

青少年非常重视自我形象,不想丢面子,不具备自省和自我批评的能力。所以,指望他们自己规划时间,高效完成作业,多少有些不现实。

了解他们的局限性,帮助他们渡过难关。希望你能记住一点:不管孩子说什么做什么,都不要生气,要冷静下来,从一数到十。

在脑海中过一遍你想说的要点,并试着猜测对方可能的反应。预测他们的反应可以帮助你想出对他们说什么和做什么。

如果你自己头脑发热,一头雾水,你的话就会被置若罔闻,不管对方是同事、下属还是孩子。

对于父母来说,最重要的是毅力和参与。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不愿意接受父母的建议,但如果你不在他们身边,不去尝试理解他们的想法,根本不可能提出建议。

我非常爱我的儿子们。在他们十几岁的时候,作为一个母亲,我不能再教孩子做这做那了。它们太大了,我再也不能把它们捡起来放在它们该放的地方了。

最好的选择是提出有用的建议,给出合理的解释,为孩子树立榜样。

如果你非要问我儿子教会了我什么,我的回答是:不管他们看起来多么心不在焉,多么混乱,不管他们多少次忘记把作业带回家,孩子们总是在看着我会做什么,看着他们的妈妈和他们周围的大人。

此时此刻,我只想告诉你,安德鲁在2011年5月完成了卫斯理大学量子力学的本科和研究生课程,现在正在攻读医学和哲学博士学位。威尔2013年毕业于哈佛大学,现在就职于纽约一家管理咨询公司。

是的,我在孩子身上取得了成功,得到了很多有趣的故事。

—结尾—

标签:教育方法青春期叛逆

如果你感觉本文有用,可以点击此段文字或下方打赏按钮进入赞赏页面赞助我们,赞助费用将用于服务器开支及程序开发支出,同时享有优先解决问题的特殊权限,您的赞赏将保留在本站的“赞赏榜”中,再次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Thanks!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打赏 微信扫一扫微信扫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