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空心病—焦虑的父母和迷茫的孩子

这几年有一个现象越来越突出——非常优秀的年轻人,成长过程中没有明显的创伤,生活很好,个人条件优越,却感觉心里有个洞空找不到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就像一座漂泊在茫茫大海上的孤岛,他们感受不到生命的意义和生活的动力,甚至找不到自我。

北大新生中,包括本科和研究生,有30.4%的人讨厌学习,或者认为学习没有意义,有40.4%的人认为活着没有意义。我只是在按照别人的逻辑生活,其中最极端的就是放弃自己。

这背后的根源是什么?物质越来越丰富,但精神世界为什么越来越贫乏苍白?

我在高校工作。我是心理医生,学校辅导员,临床心理学博士。除了为学生提供咨询服务,我在高校非常重要的工作是自杀预防和危机干预。所以我接下来的话题可能有点沉重。

01

我不知道我想成为什么。

这是我遇到的一个案例。一个非常优秀的学生,以他的智力、人格和情商,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科学家和学者。但是在他的父母和所有老师的四年努力下,我们最终还是没能让他真正变好。

这三四年我经历了很多这样的案例,越来越多,让我想到了一个词叫做“空心脏病”。“空心脏病”是什么意思?征得一些典型案例来访者的同意,我把他们写给我的一些话,对我说给大家听:

感觉自己在一个支离破碎的孤岛上。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时不时会感到恐惧。19年,我没有为自己活过,也没有活过。

一位高考状元在一次自杀未遂后这样说。

“好好学习,好好工作是基本要求。如果我学习好,工作够好,我就活不下去。但并不是因为我学习好,工作好就开心。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活着。我总是对自己不满意,总想在各方面做得更好,但这样的生活好像没有头。”

这是另一个同学的描述。还有很多很多这样的例子:

“我的世界是一片充满雾气的草坪。草坪上有井,但不知道在哪,有可能是我走路不小心掉进去了。我摔断了腿,在黑漆漆的井底绝望地大叫。感觉自己一点自我都没有。这一切都太难了。”

他们的共同特点,正如他们告诉我的,是:徐老师,我不知道我是谁,我去了哪里,我的小我在哪里。感觉自己没来过这个世界。我这19、20年都在为别人而活,不知道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02

不仅仅是学生们的“空心。

今年7月,我和妻子、女儿在毛里求斯度假。当时是北京时间14点左右。我的一个大学同学给我发了一条微信,里面说:我手里有一种神奇的药水,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他是个有自杀倾向的学生,所以我回复很快。我问他是什么水,他告诉我是氰化钾,十秒钟致命。这是我进行过的时间最长的危机干预。当然,这个孩子被救了,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学生。

今年5月的一天,我正在上晚自习,一个校外辅导员打来电话,说有一个来访者是学生,现在好像在宿舍服毒自杀了。我问怎么回事,启动危机干预程序,在宿舍找到这个同学,送医院抢救。

我认识他4年了,他进学校的时候很优秀。进入北大后,他的第一个学期是学院的第一名,但在那个学期,甚至在那个学期之前,他就有过试图自杀的经历。

他原本是个优秀的孩子,在学术和科研方面都能做得很好。四年来,我们的心理咨询中心,他的父母,科室的老师都想尽办法让他重回正轨。住院吃药四年,所有的治疗手段都用尽了,他还是亏了本。最后,他的父母决定让他放弃学业,辍学回家。

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我很难过。我见过很多优秀的孩子,我现在告诉你的都是名校里最优秀的学生。他们中的许多人有严重的心理健康问题,甚至一次又一次地试图放弃自己的生命。

有一个理工科的优秀博士生,在博士第二年就完成了研究,达到了博士水平。这是他导师告诉我的。他一次又一次试图放弃自己的生命。当时,他住院两次,使用了所有的药物和所有的电休克治疗。出院的时候,我问他现在怎么样了。他说精神病医生幼稚可笑。我表现得很开心,他们认为我很沮丧。

我想说的是,他不是普通的抑郁症,而是非常严重的新情况。我称之为“空心脏病”。我觉得不仅仅是学生的'空心导致了这样的结果。我们经常这么说:孩子有问题,大概家庭和老师都会有问题,孩子不会有任何问题。

03

什么是“空心脏病”?

“空心脏病”是一种形象化的说法。也许我可以称之为“价值观缺失导致的心理障碍”。空心脏病看起来像抑郁症,情绪低落,兴趣降低,没有快感。如果去精神病医院,肯定会被诊断治疗抑郁症,但问题是所有药物都无效。

我们来看看“空心脏病”的主要表现。不能算是很严格的诊断标准,但这是我这三四年接触这类同学不断总结出来的共同特征。他们往往是非常优秀的孩子,或者说是人们眼中的“好孩子”。

1.症状方面,可能符合抑郁症的诊断。

会表现为情绪低落,兴趣下降,缺乏快感。但与典型的抑郁症不同的是,所有这些症状都不是很严重和突出,因此它们在外表上可能与其他同学或大多数其他人没有什么不同。

2.他们会有强烈的孤独感和无意义感。

这种孤独感来自于似乎与这个世界和周围的人没有真正的联系,所有的联系都变得非常虚幻;更重要的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活着,不知道活着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

他们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和成就,这似乎是一种瘾,一种药。似乎他们把大量的时间花在生活、学习和努力工作上来获得成就感。但当他发现那些东西都得到了,他的心还是空,他感到了一种强烈的无意义感。

3.平时人际关系不错。

他们非常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需要在别人眼中保持良好的自我形象,需要做一个好孩子、好学生、好丈夫、好妻子。但是好像这一切都是为别人做的,所以很辛苦,很累。

4.对生物疗法不敏感,甚至无效。

我们有很多病例,在国内最好的精神病医院治疗,用了所有的药物,甚至电休克疗法,一次,两次,三次,但都没有效果,也就是说,似乎生物因素并不是导致他们出现问题的主要因素。

5.强烈的自杀意念。

这种自杀意念不是因为现实中的困难、痛苦、挫折。用他们的话说,就是“我没那么想死,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活着。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人生价值是什么。日常生活就是行尸走肉。如果是这样,还不如尽早结束。”所以他们倾向于用不那么痛苦和悲惨的方式结束自己,比如烧炭、上吊、吃药。

6.通常,这些游客出现这种问题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可能他从初中,高中,甚至更早就开始迷茫了。也许他以前曾试图自杀。

7.最后,传统的心理治疗是无效的。

他们的问题很可能不是靠改变负面认知,甚至不是靠研究他们的出身问题家庭,或者是靠早期的创伤就能解决的——你会发现他们和父母的关系很好。虽然有这样那样的冲突,但总体来说,都不是典型的父母离异,早期依恋,早期寄养的问题。

作为精神科医生,我们有一个很好的杀手锏,那就是任何一个抑郁症患者如果接受电惊厥治疗,都可以在短时间内迅速康复,但是电惊厥治疗对于空心脏病是没有用的。

他们有强烈的孤独感和无意义感。从小到大,他们都是最优秀的学生,也是最守规矩的学生。他们也特别需要别人的称赞,但是他们有强烈的自杀念头,而不是自杀的念头。他们只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活着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所以会用更温和的方式,当然也会给我们一个救他的机会。

但是,核心问题是缺乏价值观来支撑他们的意义感和存在感。

我做过一个统计。北大新生中,包括本科生和研究生,有30.4%的人讨厌学习,或者认为学习没有意义。请注意,这是高考战场上被千军万马杀死的胜利者。有40.4%的学生认为活着没有意义。我只是在按照别人的逻辑生活,最极端的就是放弃自己。

所以我们回到一个非常终极的问题,人为什么要活着?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他们的情况并不新鲜。他们会告诉我,我从初中开始就有这样的疑惑。直到现在,我已经做出了结束自己生命的决定。传统的西方药物治疗和心理治疗对他们没有影响。

在这个时候,对于一个危机干预者,一个辅导员,或者千千成千上万的家长和教育工作者来说,我们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我们也要面对同样的问题,那就是人生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我们心里有没有?如果我们没有,怎么给他们?

04

我们的教育是帮助孩子成长,

还是在毁灭一代孩子?

我真的认为,人们盲目花钱的方式会让人焦虑、崩溃、恐惧,这大概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特征。

我们来看看中国人精神障碍的患病率。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每100个中国人中只有1人患有精神障碍,而这一数字在2005年达到了17.5%。这里有1000人。我们应该有180人需要去安定医院。应该都去看医生了,也不一定乐观。

中国人的精神障碍怎么变得这么糟糕?其实我们没有什么生理疾病,精神分裂症的发病率都是这样的。30年来,什么变大了,焦虑和抑郁,焦虑和抑郁。

我们来看看这个数据。焦虑症的发病率在20世纪80年代约为1%至2%,现在为13%。我现在使用的所有数据都是世界卫生组织在最高级别的医学杂志上发表的,并由国家流行病学研究所调查的数据。

每100个中国人中至少有13个患有焦虑症。更糟糕的是抑郁症的发病率。

我做了20年的精神病医生。我刚做精神科医生的时候,中国人精神障碍和抑郁症的发病率是0.05%,现在是6%,12年增长了120倍。这是一个爆发式的增长,我觉得这里面有非常可笑的东西。30年来,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焦虑抑郁的发病率也高速发展。发生了什么事?

数据显示:美国人比我们更抑郁,他们的抑郁发生率为9.5%。为什么我要谈论美国?似乎我们在过去的30年里受到了美国的巨大影响。当然,我们有自己固有的文化。

再来看看现在的教育。抱歉,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可能会冒犯你。我们的教育是在帮助孩子成长,还是在毁灭一代孩子?

大约从2000年开始,寒暑假会有大量的学生来精神病院。他们沉迷网络,焦虑,强迫,与父母的关系已经严重破裂。父母有勇气送孩子去精神病院,说明真的没办法收拾了。

我们处理问题的方式是什么?把他们送到网瘾学校,让他们接受电击惩罚——这是教育吗?这是推卸责任。家长和教育是问题的根源。我们不见自己的根,他却躲在网吧打游戏。他为什么躲在网吧打游戏?是因为教育的失败。

我们在教育上最大的成就是学生做试卷。有句流行的话:高一分杀千人。你知道吗?你知道吗?我在心理咨询中最大的挑战是如何把像同学一样的价值观扭回来——你身边的同学是你的敌人吗?他是你人生最大的财富!

我们的教室是什么样的?不断暗示孩子自杀,可以为了好成绩牺牲生命。

全国自杀率在大幅下降,但中小学自杀率在上升。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孩子等不及上大学,中小学就开始自杀。

我们来看看有些学校是怎么做的。所有的走廊和窗户都装了铁栅栏!

我在精神病院工作,精神病院就是这样的。

我在监狱里做博士论文,监狱就是这个样子。

但是我们有能力把学校变成监狱和精神病院。只要看好这些孩子,让他们上大学,然后让他做我的访客。

05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是怎么培养出来的?

接下来我要讲的内容会让大家更加郁闷。

在初步调查中,我对自杀学生的家庭情况进行了分析,评估了孩子来自哪些家庭。什么样的家庭,什么样的父母,什么样的职业的孩子,更容易尝试自杀——中小学教师。

这是38名学生的危机样本,其中50%来自教师家庭,而对照组是没有问题的孩子。教师家庭还是很成功的,21%来自教师家庭。问题是,为什么教师家庭的孩子问题那么多?

在我看来,看分数,甚至忽视学生的品德教育、体育教育、美育教育,已经成为很多老师的教育观。他们充分认可这种教育观,并对自己的孩子同等甚至更大力地执行,这可能是教师家庭和孩子心理健康问题高发的主要原因。

在教育商业化之后,北京大学的钱理群教授有一个描述和判断,我觉得很准确,叫精致利己主义。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是如何培养的?如果我回答这个问题,我想说的是,我们家长和老师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向我们学习,有时我们为了一个好的科研结果而伪造数据。为了挣钱,我们可以放弃自己的道德伦理底线;作为医生,我们可以收红包,可以拿回扣;有的老师上课不讲知识点,下班后在辅导班讲...

孩子们向我们学习。

教育是为了什么?

什么是教育,为什么是学校?大学是干什么的?

我引用一下北大校长林建华上任时的讲话。他对此做出了回答。他说,北大能为国家和民族的发展贡献什么样的力量,国家和民族需要北大做什么?这是北大的使命。他说完这句话,台下800多人鼓掌。

但是我们似乎在很久以前就放弃了这些。我们认为高尚的东西不值得一提。我们需要的是我们现在能挣钱吗?但是同学们都不认了,因为不缺钱。这是我们社会的价值观。我们相信赚钱是人生更大的赢家。

曾经有一个学生,因为学经济管理根本不是他想要的,所以退学了。高考志愿,想学历史的时候,被大家嘲笑,说他脑子里只有历史才会学。后来这个同学即使经济学很好也要求退学。

假期我带学生去了万安公墓,因为我想和学生一起寻找生命的价值和意义。在墓地中间,我们看到了一个独特的纪念碑,上面有一位名叫尹泉的老师。尹泉老师在1970年文革中冤死。她没有孩子。

九年后,她的学生为她买了一块墓地,并写下了这篇悼词:

在过去的40年里,陶铸一直勤奋,致力于教学,始终如一,无辜,并受到羞辱。老师一生坦荡无辜,清正廉洁,为人真诚,为人正直,致力于教育事业,一生热爱教师事业。他的情感和兴趣和今天一样好。

我不知道我们在座的教育工作者,有多少人在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会对你有这样的评价或者肯定。我想说的是,教育本身是一个非常神圣的职业,但是如果我们只是把教育当成一个谋生的工具,一个获取金钱的手段,或者是实现我们其他目标的手段,当然是一种选择,但是我感觉我们似乎放弃了最重要的东西。

06

教育,请答应孩子美好的人生。

在这里我想再问一个问题,就是这些事情之后我的思考。

为什么和那些空心脏病的同学交流,我找不到自己?因为他们自己的父母和老师没能向他们展示一个人如何活得有尊严、有价值、有意义,这大概是根本原因。

我想问你和我自己:

我们尊重自己吗?我们尊重自己的职业吗?

我们是否把自己的职业当成了一种使命,一种领悟其中深意的召唤?

作为父母,我们的时间和精力都花在哪里了?

我们给孩子真正的爱和陪伴了吗?

在这个把珍珠还给别人的时代,我觉得我们扔掉了很多东西。像婴儿一样,我们只寻求即时的满足。当我们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赚钱上,不给孩子最好的陪伴和爱,孩子就不会有问题,这才奇怪。

目前,咨询量翻了一番,增加了50%和100%,危机干预的频率也增加了100%。孩子还没入学就绝望了。

所以,作为高校的心理咨询师、心理医生,我呼吁:真的救救孩子吧!他们带着严重的问题进入高校,他们的创造力被应试教育和掐住脖子的教育摧毁。

一个研究生导师给我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他说一个学生做研究总是有问题,这是很幼稚的问题。导师找他谈话,问他为什么会有这些问题。他该怎么办?这个学生在笔试中名列第一。他说:“老师,我把我的错误抄一百遍。”一个研究生通过抄写一百遍来改正自己的错误。我们这些孩子根本就没长大。我们还在上小学。

教育做了什么?我觉得我们,无论是家长还是老师,都应该是值得学生和孩子尊敬的人。我们应该树立一个榜样。

我们想给他们世界上最好的东西,不是成绩,不是金钱,而是爱,智慧,创造力和快乐。请答应他们一个美好的人生!

作者:本文是徐凯文在2016年11月5日第九届新东方家庭教育高峰论坛上的主题演讲《时代的心脏病与焦虑经济学空》。

作者介绍:

李丽已帮助过361人入驻年限3.8年
预约私聊。

—结尾—

标签:教育方法,心理需求空心脏病

如果你感觉本文有用,可以点击此段文字或下方打赏按钮进入赞赏页面赞助我们,赞助费用将用于服务器开支及程序开发支出,同时享有优先解决问题的特殊权限,您的赞赏将保留在本站的“赞赏榜”中,再次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Thanks!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打赏 微信扫一扫微信扫码打赏